iCMS v7.0演示站点

枭雄征途

iCMS v7.0演示站点 http://demo.idreamsoft.com 2018-11-29 17:48 出处:网络 作者:克什伯爵 编辑:@iCMS
他,一个孤儿,受尽欺负,偶遇老者的指点,命运发生巨大变化,为了兄弟,他可以抛弃一切,为了朋友,他倾囊相助,他日巅峰,一帮人,一堆坟,一条狗,傲视群雄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一道粗犷的声音在春江市一中的走廊里回荡。

众人顺声音望去,一道瘦弱的身影在前面跑,少年像逃命一般,向校门跑去,他后面不远处,三个混混模样的人在玩命的追他,一边追一边骂。

众人正沉浸在放学的放松心情中,听到这一声叫骂,不禁回头看,当看到后面三个混混的时候,众人紧锁眉头,一脸厌恶的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显然,在这里上学的都知道那三个混混不好惹,都躲开了。

少年疯了一样的跑出学校,脚底生风,很快跑出同学们的视线,而后面的三个混混紧追不舍,朝他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在前面跑,一路躲着路人跑,而后面的三个混混,对着路人就撞了上去,一句对不起都没说,惹来路人一阵怒骂。

少年渐渐体力不支了,后面三个混混与他距离越来越近,慌忙中,他转进了一条胡同。幽暗的胡同散发着一阵阵的腥臭,让人有一种作呕的冲动。

少年顾不上再做其他选择,往胡同深处继续狂跑,只听见后面有人说了一句:“艹,这地这么脏,那缺货竟然跑进来了。”

然后另一个人说道:“真操蛋,这缺货居然能跑这么快,逮住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

“啪”“啪”传来那道粗犷的声音:“你们俩别特么废话,今天不追上他,老子在那几个傻缺货面前丢人了,你们都得挨收拾。”听到这样的话,两个人不顾什么腥臭,往胡同深处追去。

少年毕竟身体瘦弱,体力越来越不支,稍不慎,没有注意,脚下有块香蕉皮,他一脚上去,摔在了地上。

后面的混混看到少年摔倒了,猛跑几步,抓住少年的衣服就从地上揪了起来,按在了墙上,一个混混按着少年气喘吁吁的说道:“你小子还他妈的挺能跑。唐剑,老子今天一定收拾死你。”

被称为唐剑的少年一句话不说,额头的汗水从脸颊流下来,这时,一道声音在那名混混身后响起,说道:“老狼,别打他。”唐剑微微抬起头,看到一名黄色头发,脸庞稍瘦的少年,他脸面部眉清目秀,鼻尖坚挺,挺帅的一个人。

老狼不服气,说道:“牛哥,这货跑了这么远,累死兄弟了。”那位牛哥什么也没说,稍后,调整一下呼吸,说话顺畅了,走到唐剑面前,平静的说道:“唐剑,昨个说好的十块钱呢?”

唐剑看着牛哥,一句话也没说,老狼和另一个混混不干了,那个混混按着唐剑,老狼一拳头打在他的小腹上,他感觉嗓子一股热流,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双手捂着腹部,老狼大声说道:“艹,牛哥跟你说话呢?”

唐剑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状,他弱弱的说道:“中午吃饭花完了。”

牛哥一巴掌打在他的脖子上,感觉到一阵剧痛,老狼按住他,对另一个混混说道:“麻痹,我打不动了,刚才跑的都要累死我了,老白,你来打吧。”另一个混混老白抓住唐剑的头发,狠狠的打了一顿。

良久,唐剑躺在地上,牛哥平静的问他,说道:“到底有没有,不然他们俩打死你我可不拦着。”

唐剑心想:今天不给他们一些看来跑不掉了。但是,自己就这样给他们,心里又不甘。他看着牛哥,说道:“真的没有了,牛哥,明天给你行吧。”

牛哥看着唐剑,眼睛神色平静,瞳孔好像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波动,老狼这个缺货当然看不到这些,听到唐剑说了这些,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就是一脚。

唐剑似有意似无意的把手放在右边口袋处,牛哥正在唐剑给他震慑里面发愣。

但是,老白眼睛尖,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大声对老狼说道:“别打了,老狼,看这。”

老狼刚想再踹他一脚,听到这话,往老白说的方向看去,牛哥后退一步,平静的说道:“你要不自己拿出来,两位哥们替你拿出来。”

唐剑没动,这时,老狼和老白扑向他,谁都没有注意到,牛哥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异样。

“靠,他妈的,半天了,就这么点。”老狼这货拿着皱巴巴的一块钱,老白也有些哭笑不得,牛哥接过那一块钱,平静的说:“拿到钱了,咱们走吧。”

老狼又踹唐剑一脚,说道:“穷鬼,明天别忘了带钱。”说完就走了。

远处传来一个人说道:“这他妈的,半天才一块钱,麻痹,都是穷鬼么。”

另一个声音说道:“别他妈说了,赶紧的,再去别处看看,还能收多少。”声音渐渐消失了,唐剑攥紧拳头,为什么,自己那么懦弱,自己受别人欺负,这是为什么。

他叫唐剑,春江市孤儿院院长唐啸城的养子,没错,他也是孤儿,三个月大的时候,被亲生父母扔在了公园,被路人捡到送到春江市孤儿院,在孤儿院,大家都欺负他。唐剑不爱说话,大家都把他当傻子,也许是唐啸城可怜这个孩子,将他收养,把他养到这么大,还将他送入春江市第一中学上学,众人看着他瘦弱的身躯就欺负他。

对于一个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在任何场合都感觉抬不起头,最近,一些人打着保护费的名号,管他要钱,他宁可挨打,就是不给,就这样,出现了这一场被打的一幕。

唐剑用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天色不早了,他该回家了,他站起身来,掸掸身上的土,拿起自己打斗时抛弃的书包,找处水管洗了洗脸,不管怎样,不能让养父母发现自己被欺负了,完成一切,准备走出胡同。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小伙子,请留步。”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