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MS v7.0演示站点

流氓老大

iCMS v7.0演示站点 http://demo.idreamsoft.com 2018-11-29 17:48 出处:网络 作者:非著名作者 编辑:@iCMS
“我的女人,我来保护,你……别逼我出手!”大起大落,人生就是如此,美女,金钱,道义,冷血……事情讲述了王战从一个小人物成长到流氓老大的经历。

王战的手捏的紧紧的,紧张的感觉在他的心里不断膨胀,今天,对他来说,或许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日子。

在他身边的包房里,不断传出急促的喘息声,还伴随着微弱的呻吟。

他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包房那边。

顺着没有关严的门缝,他可以看到里面昏暗的灯光下,两具白皙皙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在一张不是很宽敞的沙发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运动。

被压在下面的女子已经媚眼迷离,双手紧紧搂着身上男子健硕的后背,指甲已经在男子后背的皮肤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而这几道血痕的出现,让男子更加凶猛起来,双手狠狠的抓着女子胸前,那两团颤巍巍的肉球不断揉搓着,腰部有节奏的前后用力耸动。

随着每一下耸动,女子的口中都含糊不清的乱哼着,隐约中还有着催促用力的字眼儿。

男子粗暴的将身下的女人翻了过来,让她像条母狗一般趴在沙发上,然后挺着自己又黑又亮好似铁棍般的武器深深刺入。

在女子哦!的一声低音后,王战将目光从包房门缝处转移了出来。

他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毕竟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现在站在这,可不是来看激情动作片的,而是有着与之完全无关的重大任务。

过了片刻,随着包房内的声音逐渐消落,包房的门缓缓打开了。

一个脸上有着一条半寸长刀疤,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的金链子,留着短发的中年男子一边扣着上身花衬衫的扣子,一边环顾着四周走了出来。

他就是金哥。

在他身后,紧跟着走出来一个满脸满足神色,三十出头,但颇有姿色的女子。

女子附在金哥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后扭动着腰肢走了出去。

随即,在那个女子刚刚离开后,金哥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被踢了场子后还能如此从容,并且有雅兴在包房内解决生理问题,光凭这一点,就让王战对这个金哥更加敬佩了几分。

在这家崩得高KTV,王战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兵,他认得眼前这个叫金哥的男子,但这个金哥却不一定认得他,这也不怪金哥,天下有哪个总经理会记得一个端盘子的小工?

金哥深深的吐了口气,抬起头来,却一眼看见王战出现在大厅里面,就朝他招了招手道:喂,那个,端红酒那个,过来一下。

王战听到了金哥的呼唤,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自己手里端的就是红酒,很显然,金哥是在叫自己。他连忙把红酒放在一个空桌上,迅速的跑到金哥面前听候指示。

金哥从西服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红头递到了王战手中,然后一抹额头上的汗珠,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马上去西环,那里有十多间酒吧,挨家挨户的进去看仔细点,一定要把大飞找来。

大飞是崩得高看场子的负责人,在城西和城北有很大一帮人马,为人说不上好和坏,只要是他负责的事情,一旦通知到他通常都能顺利解决,可这家伙有个毛病,那就是身上只带CALL机,经常是呼叫半天没有反应,天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

江湖上传言,这个大飞有三不管:小事不管,女人的事不管,不晓得的事情不管。大飞这三不管让他在业内的名声不是很好,前两不管还多少有些说得过去,最后一个不管是他常用的挡箭牌,经常是十万火急的时候呼叫他的CALL机,两个小时以后才能接到他的电话回信,然后懒洋洋的问出了什么事情。

王战进崩得高四个月,亲见看见金哥呼叫过大飞七次,大飞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现砍断了砸场客人一条腿,第二次出现是让十几个在包间里面磕药丸的家伙跪着爬出崩得高。金哥虽然经常在呼叫大飞,可从来没有派人出去找过,看来这次的事情非常小可。

他妈的,这个混蛋,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用CALL机的?我想我得让电信把CALL服务台停掉才行。金哥自言自语的骂道。

情况紧急,王战不敢在金哥面前屁话,金哥的钱当然是收下了,因为他还需要这些钱来打车,不至于要自己贴钱吧,是不是?

王战刚要转身,金哥忽然又问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战!王战说得中气十足,这是一个很有面子的名字,曾经有个大作家在三十年前就把这个名字写进了小说,而且还把这个名字写成了一个不怕死的侠客。所以,这个名字也代表了光荣。

不错!金哥沉吟了一下,忽然再次掏出钱包,又拿出一叠红头给塞在王战手里,说:如果找不到大飞,回头就在福记刀行买五十把砍刀回来。

五十把砍刀?

崩得高的保安阵容不小,据王战所知,库房里的砍刀至少有三十把,再加上这五十把,岂不是八十把?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历害,让金哥紧张成这样?

话说金哥在这块地盘上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人物,十年前一个人从遥远的农村来到这个地方,从仆街仔混到这个崩得高的总经理,自然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王战发现背上有种凉飕飕的感觉,一种危险的信号在大脑当中不断的响起,犹如警报一般预测着某些事情即将发生。

王战不敢多想,连忙飞快的冲到门口拦了部出租车到西环,西环真正繁华的也就是那么几条街,他来来回回的找了很久,不但大飞没找到,更让他头疼的是,连大飞的那群兄弟都没看到一个,那些本应该属于他们活动的场合,此刻却冷清得吓人。

总不至于空手而回吧?王战无奈的吐了口气,终于忍不住向附近一个舞厅的老板打听道:请问你看到大飞哥了吗?

大飞?舞厅老板一脸很吃惊的表情说:一个小时以前,大飞被人砍死在西环,你不知道吗?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