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MS v7.0演示站点

与女神混过的日子

iCMS v7.0演示站点 http://demo.idreamsoft.com 2018-11-29 17:48 出处:网络 作者:张得路 编辑:@iCMS
陈晓今年二十岁,在一家酒店的洗浴部门工作,主要负责帮客人推拿。一天,收到一个奇怪的包裹后,人生全改变……

陈晓睡眼惺忪地在上摸索着自己的手机,从枕头下一直摸到自己的裤裆,终于将自己的山寨手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点亮屏幕,时间是五月一号的早晨九点二十分。陈晓迷糊着翻了个身,然后像是有针扎了自己似的,他忽地将被子掀开。“妈的,又要迟到了!”

在这个举国欢庆,全民放假的时候,作为一名服务业工作者的陈晓,自然是要奋斗在工作的第一线的。他以狗急跳墙式的爆发力,冲向洗手间,然后一边刷牙一边解决生理问题,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不对,好像哪里出了问题。”陈晓从卫生间出来,挠了挠头。然后他笑了,开始不紧不慢地在冰箱里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来。

反正已经迟到了,迟到一分钟也是迟到,迟到一个小时也是迟到。

就在陈晓不慌不忙地吃早饭的时候,山寨机破锣式的铃声响了起来。

“苍茫滴天涯是我的爱,洞洞大次……药药黑喂狗……”这种来电铃声一度让陈晓感觉手机随时都有可能自爆。他迅速地接起了电话,终止了这块砖头自爆的可能。

“你今天别来上班了!!!”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暴怒女人的声音,从声音的分贝就足以听出,这是一个提前进入更年焦躁期的少妇。此人就是李晓的老板,人称灭绝师太和包租婆合体之后的终极加强版本,名为李晶。虽然她有着少妇独有的风韵,但是格实在让陈晓接受不了。总而言之,这个女人非常可怕。

还好李晓早有准备,之前无数次的迟到经历,也让他磨练出了这种长距离式的接电话经验。他知道,一般情况下,灭绝包租婆对于自己的迟到行为都很愤恨,而如果她说出了“今天别来上班”这种话,则表明她十分十分的愤怒。

“那个……哎呦喂……李姐,我昨天吃坏肚子了,拉了一宿,现在连步子都迈不动了。我这就过去上班,马上立刻就去。”陈晓靠在沙发上,做出一脸怪异的表情,痛苦地诉说着自己原本就不存在的悲惨现状,并且坚定地表示自己将立刻奔赴前线。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继而咆哮的声浪再次袭来。“明天要是再迟到,你就给我滚蛋。今天别让我看到你!”之后就是嘟嘟嘟的电话挂断音。

陈晓一脸满足地在沙发上打起滚来。“我真是tm的太机智了。”

陈晓今年二十岁,在一家酒店的洗浴部门工作,主要负责帮客人推拿。按说这类职业都是女孩子比较吃香,但是在一家挂着“正规经营”牌匾的场所里,没有一两个男技师,就显得有些不那么正规了。

当然,有些女客人,会特意让异来为自己服务。而陈晓在这种时候,就派得上用场了。至于那些年轻貌美的女顾客究竟安的什么心思,陈晓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凭心而论,从技术层面上来说,陈晓的确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技师,手艺方面没话说。这也是他能够在这个李晶手下待这么长时间的重要原因。

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流动很大。

既然陈晓说明了自己闹肚子,李晶也没有必要勉强他去工作。毕竟拉肚子不比其他的病状,万一给客人几分钟就要滚去排泄一次,那岂不是要逼客人掀桌。

虽然这么一来二去,自己不用上班了,同时也没有了困意。一时间竟有些百无聊赖。

陈晓从十二楼的窗户往外看了一眼,好家伙,小长假伊始,外面堵得跟便秘的小肠似的。这种时候出去,只有看人头的份。

陈晓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四室两厅一厨一卫,南北通透,前后双阳台。层高十二楼。位于临近市中心的绝佳路段。这房子样样都很完美,唯一缺点就是,这房子不是陈晓的。

他搬到这个房子,也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这套房子是他一个土豪同学的产业,那家伙是个富二代,借出国留学之名,行异国泡妞之实。

如果换做陈晓,必然是要将这房子租出去,一个月也得有几千块的收入。当然,土豪的世界,是他没有办法理解的。陈晓的那个同学临行前将房子的钥匙丢给他,让他帮忙看房子。

虽然有些郁闷,但是免费的大房子,不住才是傻叉。

人的一生中,最容易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虚度光。一天的时间,陈晓在沙发上睡了不下好几个小时,直到下午四点的时候,门铃响了。

穿着皱巴巴白色体恤,陈晓将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快递员。

这快递员有些奇怪,他带着一个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手上捧着一个包裹。

陈晓皱了皱眉头,他记得自己最近好像没有从网上买过东西。

“大哥,你送错地方了吧,我最近好像没有买东西。”没等快递员说话,陈晓先开了口。

那快递员将包裹递了过来,说:“这上面写的是赠品,没有错,这个包裹是你的。”

让陈晓惊讶的是,这个快递员的声音十分苍老,听起来像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这么老的快递员可不多见。而他的声音陈晓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只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么多。

陈晓接过包裹,看到上面的确写着大大的“赠品”两个字,而收件人栏也是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寄件人那一块是空着的。既然是赠品,他也没有在意。签了字之后,将回执单递给了老快递员。

“谢谢啊。”陈晓道谢,打算把门关上。

“不用谢。”老快递员由始至终都没有抬头,他低头、转身、离开。而这老人的背影,竟然也莫名的让陈晓感到熟悉。他消失在楼道中。

陈晓将这个不知道哪个卖家送来的赠品打开,虽然他不知道是哪个店家送过自己的赠品,但是有便宜不占又不是陈晓的格。

包裹打开,陈晓从盒子里取出了一个做工十分精美的闹钟。整个外部的造型十分古朴,颇有现在最流行的中国风元素。木制的闹钟陈晓还是第一次见到,雕刻出来的一条龙盘踞在闹钟表盘,只是那龙的身下依附的数只小凤凰让他有些看不明白。

细细观察了这个闹钟的结构,在这个宽三十公分,高二十公分的闹钟上,陈晓竟然没有发现装电池的地方。而在表盘上方,还有一块拇指般大小的电子屏幕。

陈晓手指在电子屏上摸了一下,原本黑屏的电子屏突然亮了起来。

“201x陈晓。”让陈晓没有想到的是,这块电子屏上竟然显示出了自己的名字,只是年份没有准确显示出来,现在是2013年,电子屏幕上显示的却是201x。

尽避年份显示的十分模糊,但是表盘的时间走针还是十分准确的。

把玩了一会,陈晓便将这个无论是造型还是做工都十分精致的闹钟放到了自己卧室的头。“拿这么精致的东西做赠品,真不知道是哪家网店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

陈晓每天的作息时间十分规律,基本在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就会上睡觉。

而就在这个闹钟进入到自己卧室的第一个夜晚,自己刚刚模模糊糊快要进入到梦乡的时候,这该死的闹钟突然响了起来!

“妈的,真是个不省心的破玩意!”陈晓对这不合时宜响起的闹钟十分的愤怒,如果不是这闹钟的造型还算是漂亮,没准现在陈晓会顺手把它给砸了。

他看了一眼表盘,时间刚好是十二点。陈晓将闹钟放回原位,准备继续睡觉。只不过接下来的随意一撇,让陈晓睡意全无!

陈晓清楚地看见,之前那块显示自己名字的电子屏上,现在显示的是另外一个名字。

“苏妲己!”

因此现在电子屏幕上变成了两个名字,自己的名字和苏妲己的名字每隔五秒替换一次。

就在陈晓疑惑的同时,只听到隔壁次卧有东西倒地的声音。现在他彻底睡不着了,翻身下。陈晓蹑手蹑脚地将耳朵贴在墙上,试图探听隔壁的声音。

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传来,更让陈晓几乎快要疯掉的是,他甚至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女人“哎呦……哎呦……”的呻yin声。

陈晓只感觉头皮发麻,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怕个屌。拍了拍自己的脸,陈晓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并且在心中做出很多种假设,或许隔壁房间是进了贼。

即便陈晓心中如此设想,但是在之前他明明清楚地听到那隔壁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现在这个社会当中,虽然还是有很多入室行窃的毛贼,但是女贼绝对是没有的。至少陈晓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哎呦喂……”房间内再次传来女人的呻yin声。因为现在陈晓已经来到了次卧的门外,因此这一次女人发出的声音,陈晓真真切切地听到。

不容犹豫,陈晓猛然将次卧的门打开,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灯打开。

“什么人!”陈晓大吼一声,试图用自己“浑厚”的吼声镇住对方。其实他这么做也只是给自己壮胆罢了。只不过让陈晓没有想到的是,灯光开启,自己看到的竟然是一个古装!

那女人一身白色薄纱拢身,皮肤白皙,白白的腿修长纤细。娇的玉手抚在左脚的脚踝上,不难看出,这个女人的左脚脚踝似乎被扭伤了。

陈晓可以想象之前来自这个房间的声音,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微微发肿的脚踝。但是陈晓不能理解的是,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是人是鬼?”陈晓没有想到自己憋了半天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那女人至始至终都是低头轻揉自己的脚踝,没有抬过头。陈晓心中一颤,他心想万一这白衣女人和贞子有什么关系,那还了得。想到这,他的小腿不免有些打颤。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鬼,这莫非就是曹地府?”那女人开口了,声音轻柔,总而言之,那声音让陈晓听起来就不觉得对方和鬼有什么关系。只不过她的回答让陈晓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女人在回答陈晓问题的同时,终于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头。

看到女人的脸庞,陈晓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在他此生之前的二十余年里,从来都没有真正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那么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懂了。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脸庞,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接下来自己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