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MS v7.0演示站点

沐斩:夕阳绝恋

iCMS v7.0演示站点 http://demo.idreamsoft.com 2018-11-29 17:48 出处:网络 作者:凤卧昊宇 编辑:@iCMS
甄小甜放弃自己的生命,把生命留给我们,她没有让恶魔得逞,而是选择投身大海。从她在紫色的夕阳之下消失的瞬间,王凌翔知道,她就是我心中最爱的女神。我落下了人生中最后一滴泪水,在这紫色的夕阳之下,成为了我和她最后的道别,我的甄小甜。我无法忘记,当你离去时的脸庞,我想,那就是故事的结局。我一直保持着笑容,但眼里流着哀伤,我拥有了你,却又让你溜走,现在,我只想让你知道,如果生命没有你,我再也无法付出。

外界,倾盆大雨,飘然落下,高考落榜的雨水,打进了失落的心里,在这沉寂、绝望、压抑的小世界里,增添了一丝阴暗的色彩。

屋内,安静沉寂,滴水听声,宁静之中带着悲伤与失落,窗外雷声阵阵,风声呼啸,似乎在嘲笑一个人高考落榜。

此时,在这阴暗的窗下,一道闪电突然亮起,将这个孤独少年的身影,衬托出来,看他那失落的表情,似乎不忍打扰他。

屏幕之前,一道亮光,将这个坚毅的脸盘衬托出来,剑眉横扫,鼻梁上沉而中下挺拔,嘴巴微小,却如少女般红润。

下颌骨宽敞,但是下巴坚挺,丝毫没有衬托出国字脸的特征,看他愁眉满目,似乎还在为这次高考的落榜而缓和过来。

高中努力辛苦了三年,却换来最后一丝绝望,这让他如何能够承受,却在此时,他发现自己居然中榜了。

这喜出望外的惊喜,让他哀愁失落的脸上,增添了一丝惊喜之色,他瞪大眼睛,生怕自己看错。

然而,屏幕上的显示,却让他再次陷入了一丝失望,屏幕上,显示着他被西京学院录取了。

他自己知道,西京学院是二本院校之中,最差的一个学校,这让他如何不哀愁,他现在还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选择这所学校读书。

在这雷声阵阵的失落之中,他毅然放弃了这所二本院校,连同专科院校一同放弃,只因为,他在网络上的招生广告之中,发现了一处亮点。

屏幕上显示,这是一所工商大学,里面全是自考专业,甚至还有自考本科类的专业,看到这里,他选择了就读这所大学。

通过一番咨询,他才知道,那曾经名震天下的道士炒饭店创始人,许旌阳的女友,曾经也在那里读过书,就连当年传说中的三大人物也在那里就学,这让他心中产生了向往的念头。

他眉头紧绉,心中念道“既然这所自考院校之中出了这么多名人,看来这里应该是藏龙卧虎之地,虽然我高考落榜,来这所学校,也未尝不可,且这所学校似乎不远,也方便回家,我就去这所学校学习好了,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些藏龙卧虎之人。”

心中落定,绝望之中,生出了一丝希望,这所藏龙卧虎的学校,似乎给他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窗外大雨飘过,云层逐渐消散,一道美丽的彩虹,悬挂在天边,为这午后增添了一丝色彩。

本来阴暗的天气,日渐开朗,让心情也逐渐好转,他打开窗户,一丝新鲜的空气,沁入心扉,令他舒爽无比。

天边夕阳出现,傍晚的霞光,在夕阳的衬托之下,映出了美丽的云彩,红蓝相间的霞光,让天上的云彩,瞬间变成了紫色,夕阳西下,紫霞东映,好一副天边云画,彩虹为此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他抬头看向天上,心情瞬间舒畅,在这阵雨之后,定下目标,似乎老天都为他指明一条道路,引导他走向未来。

既然选定学校,他就给让父母知道,如今阵雨过后,夕阳西下,父母双亲,应该回来了。

未见多久,楼下便传来了开门之声,他心中大喜,他知道父母回来了,只见他兴冲冲地跑到楼下,父亲见状斥责道“王凌翔,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莽撞,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大人了吗?”

父亲的斥责,并没有让心情舒畅的王凌翔变得失落,只见他兴冲冲道“老爸老妈,我有件决定要告诉你们,只希望你们能够同意。”

父母见他如此高兴,认为他高考中榜,心中也是高兴,似乎期待他的福音“你是不是高考中榜了?是哪所学校,跟父亲说说。”

见父亲脸上喜悦,一想到自己放弃了本科与专科院校,似乎已经想到,父亲脸上震怒的容颜了。

既然心中决定,他便组织语言,清清嗓子,直言道“我决定放弃二本院校与专科院校,就读浙江工商大学自考学院。”

父母一听,瞬间震惊,脸上惊愕的容颜,直接写上了反对二字,只见父亲表情严肃,原来的笑容也变成了冷板脸“说吧,为何放弃二本院校,就连专科院校也放弃,你为何要选择这所学校?”

见父亲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震怒,如此镇定地问他,似乎自己的选择有希望了,这让他飘忽不定的心,瞬间变得坚定,让他有更加坚定的理由,选择这所学校。

“我听说,当年的风云人物,都在这所学校读过,而且,这所学校藏龙卧虎,能人无数,既然令那么多的人如此向往,我也想去看看。”

他非常镇定,如同大人讲话一般,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也不怕父亲反对,父亲见他眼神坚定,脸上表情,露出一丝喜悦之色,并失去了刚才的威严。

父亲将车钥匙取出,来到身前,口中说道“你确定选择这所学校不后悔?”

见父亲如此问,脸上带着一丝慈祥,他知道,父亲已经答应自己了,王凌翔也露出坚定之色道“不错,我准备去这所学校看看,这所学校,能人辈出,我想知道,这所学校与其他学校相比,到底有何不同。”

父亲见他坚决,脸上露出喜悦之色道:“好小子,看来你与这所学校也是有缘,你作下的选择,父亲岂有反对之理,我相信,你做的选择,是对的,那么你便去这所学校学习吧,只不过,老爸还有一件事要交代给你。”

王凌翔见父亲同意,心中甚是喜悦,见到他还有事情交代,心中疑惑:“老爸,什么事要交代啊,你直接说吧。”

父亲与母亲相视一笑,对我笑道:“自然是人生大事,我与你相了一个女孩子,人很漂亮,她叫甄小甜。有可能就是你将来的伴侣,她也就读自考学校,只希望,你们到学校之后,能够见个面,好好聊聊。”

听到父亲这般话,我知道,父母早就在私下,为我安排好了婚事,既然如此,我没什么好拒绝的,只要不妨碍我的事业道路,我无所谓了。

至于将来如此,只有未来才知道,王凌翔记下联系方式,口中说道“我知道了,到学校之后,我会去与她联系的。”

他嘴上如此说,心中早就将此事抛之脑后了,如今的想法,便是早点到校,看看这名人辈出的学校,到底是何样子。

定下此事,王凌翔便准备一番,寻找报名点,交了钱,等待开学到校,至于这个女孩子,他也只是打了电话,简单联系一番,见对方冷漠,他便不再多说什么。

一个月后,秋天将至,正是上学时刻,父亲本想带他前往学校,但工作在身,不便离开,唯有母亲陪他前往。

一番舟车劳顿,这才来到学校,当他来到这所学校之后,他发现,这所学校看似老旧,让他很难想像,当年风生水起的人物,会选择这里。

他皱起双眉,心中念道“这学校如此老旧,似乎已有百年历史,能创办这么久,看来名气不小,这里藏龙卧虎,能人辈出,必然有他存在的原因。”

母亲见学校老旧,口中怨道:“凌翔,你也看到了,这所学校老旧成这样,环境虽好,可是房子陈旧,你如何在此上学啊?”

母亲担忧他不适应这样的环境,对于凌翔而言,恰恰是锻炼自己的好地方,他心中有句格言:只有在极端的环境下存活下来,并且站到最后,这才是强者。

想起这句格言,凌翔对她母亲说道“老妈,你别抱怨了,现在我已经明白,那些名人,为何会在此读书,这样的环境,非常锻炼人,意志不坚定之人,必然在此淘汰,唯独那些非常之人,才能在此读书。”

凌翔此话一出,身后便有一人赞道:“说的不错,这所学校,确实是个锻炼人的地方,你好,我叫孙潇达,以后我们就是同期同学,虽然不知是否同班,只希望能与你交往。”

凌翔转身一看,此人高大威猛,一身休闲西装裹身,看样子,衣服很是名贵,见他说出这番话,对于此人,心中也产生了好感:“你好,我叫王凌翔,我们现在便是朋友了,看你衣着名贵,似乎是大家族子弟吧?”

孙潇达见他说起,放下少爷身段,对他说道“这些不算什么,好汉不问出处,能人不问过往,既然你愿意与我结交,我们就是朋友了。”

见孙潇达如此豪爽,凌翔与他交换联系方式,一同前往报名点,两人来到了行政楼,取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老师见状,对二人说道“王凌翔,自考行政系501班,孙潇达自考会计系501班。”

原来我与老孙并非同班,这让我大失所望,我与老孙相视一笑,竟不想,我们的缘分,这么不凑巧,王凌翔说道“原来你与我不是同班的,真是遗憾了。”

孙潇达听闻,却不这么想“我是管理金融的,自然要学会计了,看你读行政,看来你将来是要考公务员了,你自己要加油了。”

王凌翔对他露出坚定地笑容道“既然如此,我们先把自己的寝室找到再说,之后再相聚吧。”

孙潇达乃开朗之人,与他道别,这便离去,此时,身边又来一人报道,只见老师说道“陈丰,自考会计系502班,你现在便去寝室吧。”

凌翔定眼一看,此人衣着西装,但不昂贵,见他眼神犀利,似乎拥有一双看透心里的能力,凌翔心想“此人拥有一双灵巧的双手,见他喜欢身穿黑色衬衣,加小马甲,此人非同一般,我得留个联系方式。”

凌翔立刻上前,与他说道“陈丰,你好,我叫王凌翔,很高兴认识你,希望能与你做个朋友。”

陈丰见我与他打招呼,双眼一眯,直接打量自己,只见他笑道“你好,我叫陈丰,爱好赌博,若不嫌弃我这样的人,那我们就做朋友吧。”

原来此人好赌,母亲心中有所忧虑,对他笑道“孩子,你喜欢赌博啊?这可不好啊,凌翔可不喜欢赌博的人。”

陈丰见王母这么说,心中似乎有所失落,见他双眼失望,老师听闻,立刻说道“我们学校乃公办正规院校,在校期间,不许赌博,否则便将你开除,你可明白?”

陈丰听闻,脸上露出神秘地笑容,对老师说道“这个没问题,我是来拿文凭的,不是来赌博的。”

陈丰如此一说,老师这才放过,而凌翔似乎不看重他赌博,广交朋友的心,让他认定了此人,他取出智能手机,将自己联系方式显示出来,对他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且记下,方便日后联系。”

陈丰见凌翔愿意结交他这个朋友,他心中大喜,而脸上丝毫不露喜悦之色,只见他平淡说道“我记下了,以后会找你联系的。”

陈丰只看一眼手机,放下话语,便带着行李离开,见他孤身一人,这样的人,似乎很孤独,有可能凌翔是他少有的朋友之一。

落定之后,凌翔找到寝室,简单整理一番,便准备开始翌日的班会,他送母亲去车站,母亲一番道别,凌翔便踏上学崖之路。

归路途中,来到中路门口,他却发现,路口有人打架,凌翔见状,想要上去解围,只见其中一人解开挣脱,立刻飞奔,周围情侣护住爱人,生怕爱人危险。

此人,穿过马路,从他身旁掠过,被打之人直接喊道“他是小偷,快抓住他!”

凌翔听闻,二话不说,直接追上,与小偷展开一番追逐,凌翔飞奔速度之快,临近小偷身后,搭住小偷肩膀,将他速度减下。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