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MS v7.0演示站点

当官

iCMS v7.0演示站点 http://demo.idreamsoft.com 2018-11-29 17:47 出处:网络 作者:小黑 编辑:@iCMS
 韩林生对此也是笑了笑,说道:“这字已经陪我好多年了,之前到西川来时,我央求了老领导好久讨来的。岁月不饶人啊!一眨眼的工夫我再这里已经有这么多年光景了,而小逸你也已经长这么大啰。看来我是不服老也不行了。”

公元二零零五年。

作为一个承接着整个省人流运输最快捷的集散地,西川省宜林市阮南机场内人流一直熙熙攘攘从未间断过。各类国际航班和其他省区的地区航班每个半个小时就会起飞降落一次,接送的人络绎不绝。

“他是我一个老首长的儿子,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还上初中的时候。”人流中,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这样轻声的说道。

他有着一张不怒而威的脸庞,但是因为脸上写满了对即将到来之人的回忆和关爱,显得有些慈爱与和蔼。这样的神情是什么在眼前这个领导干部脸上随时都能够看到的。就连站在他身旁的贴身秘书也未曾见过。

当然并不是说,这个大人物每一天都是臭这一张老脸面对部下和老百姓,而是这种来至内心,因为过往记忆而呈现出的情绪,的确很少。作为一个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又会有那一个人会有那种闲暇去主动关爱后辈,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体恤民情,处理政务。能够让这样的一个雷厉风行的大人物流露出如此情绪的是怎样一个人,让身旁的年轻秘书不由得有一丝紧张和狐疑,引来他一阵细细的猜测。

这人多半是一个高干子弟,因为刚从大人物口中得知那是他老首长的儿子,这人只怕要相当年轻,因为听说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在上初中。这个大人物到西川尽管只有短短的六七年时间,不过作为他的贴身秘书,他知道这个大人物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假离开过西川。那么也就是说,这人必然是一个年轻人。

只是符合这样条件的人,这个年轻的秘书脑袋里还真想不出,尽管他接触过这个大人物的所有交际圈和人脉关系,可是里面却无法搜索到。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人来至北京,来至国家的心脏,来至权利最终极的所在地。

那秘书正想着,身旁的大人物已经提步向前走了过去。

看来多半是人已经出来了。结束自己的猜测,秘书也跟随走了过去。

但是当中年人满脸欢喜的与一个走下飞机,身材略微有些魁梧,年龄比他还要年轻的青年握手之时,秘书知道自己等的人就是他了。虽然之前已经有所预料和猜测,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个顶破天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他内心多多少少还有有一些震惊。

尤其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那些纨绔子弟差别极大,如果不是从对方的站姿和气质上看出些端倪的话,只怕他会下意识的认为京里的那些官二代们养尊处优的日子和其他地区不一样。

那是在艰苦环境下磨练才有的风采,一个军人才有的气质。

“小王,来认识一下。”就在秘书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正发呆的好似后,已经和那年轻人打过招呼的中年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作为一个陪庸,秘书首先说道:“你好,王伟。”

“你好,周逸。”话语落下后,两个人象征性的握了手。

“小逸,坐了两个小时飞机也累了吧!先去我那里休息一下,你阿姨可是听说你要来,给你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等着你呢!”中年人笑着道。

这个中年人的名字叫做韩林生,乃是现任西川省副省长,省委常委。能够到这样的一个大领导家里吃顿饭那是多无上的荣耀,眼前这个周逸之前似乎去过不少次,于是面露一副馋相答道:“韩叔,张姨做的菜我可是有好几年没有吃过了吧!这一次可一定要好好的饱餐一顿。”

随后两个人边聊,边向外停靠在外的车子走去,而后座驾向韩林生的住所驶去。一个身居要职重地的省级领导所住的地方理所当然是极其幽静神秘,整个西川省广大干部就是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地方。

和已经有很久没有见面的韩林生在明亮宽敞的餐厅享用了一顿韩林生爱人也就是张姨精心准备的大餐后,周逸随后便跟着韩林生来到了二楼的书房内。

书房古色古香,一个满是书籍的梨花木雕书橱,一张藤椅,悬挂在白壁上的十数张字画。就此一眼下来,已经能够初步的判断出这个韩林生是一个极重修心养心之人,尤其是书房显眼的白墙上高悬着一副字……

齐家治国!。

如此的四个大字和这书房的摆设,立马让人想到了后半句,平天下。

一个能够从部队里退下来之后转政之人,能够有如此心境和如此抱负,自然是让人感到尊敬。

不过对于高挂的那四个字,周逸此刻却流露出了和这并不一样的表情。

韩林生对此也是笑了笑,说道:“这字已经陪我好多年了,之前到西川来时,我央求了老领导好久讨来的。岁月不饶人啊!一眨眼的工夫我再这里已经有这么多年光景了,而小逸你也已经长这么大啰。看来我是不服老也不行了。”

周逸并不愿意多看那副字,毕竟自家老爷子的亲笔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于是主动岔开话题说道:“韩叔,你这里的笔墨收藏还真不少。什么时候送我二样儿,这么多古画,古籍,随便拿一样去拍卖的话,也够普通人比较不错的过一辈子了吧!”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恐怕就是犯了韩林生的霉头。对于一个热爱收藏古文字画的大收藏家来说,就算是一副最下等的字画,也是价格不菲。可是对于周逸,韩林生却特别的关爱,说道。

“要是喜欢随便拿去就是了,这些东西可都是光明正大得来的,你就放心吧!。”

周逸这本就是玩笑话,多半也是想要将话题转开,听到眼前这个因为多年未见记忆甚至模糊不清的长辈,不由得有些心酸团在心口上。

知道这话让触及到了周逸的情绪,韩林生连忙将话题引开:“好了,言归正传,你好好的京城不呆,跑到西川来作什么?老首长在电话里也没说的太清楚,只是让我给你随便给你安排一个位子。”

“老爷子是担心我会在京城里给他惹什么事情出来,所以再我复员之后就一脚把我踢到您这儿来了。我有什么办法。”周逸大摇大摆的坐到一旁的摇椅上,曼联委屈的说道。

听到这话,韩林生便明白了。

现如今要确认下任班子的问题,京里面只怕各方面都在角力,而周家就只有周逸这么一个后辈,在这样的情况下,难免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老领导将周逸放到自己这里来,那么用意自然也就明了了。一是避开这些事端,其二就是顺便下方来镀镀金,等到班子确定以后再回去。

只是以周逸表面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韩林生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什么位子合适的,于是说道:“那小逸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周逸笑了笑,道:“韩叔你看着办,老爷子让我听你的,你就算是让我去扫大街我也认了。”周逸这话,其实也是还在气老爷子竟然做出这等子事情。别家的小少爷,小姐们可都是在京城哪里玩得不亦乐乎,自己这倒是艰苦起来了。

周逸和老首长之间的摩擦,在西川韩林生就多少有点儿了解,所以也不在意。想了想后,说道:“现在建设厅那边倒是还有两个空位,将你调进去倒是不难,就是建设方面都马虎不得,如果你要去了的话,不论什么都要谨记一点,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知道韩林生是套自己的想法,周逸连忙苦笑道:“韩叔,你就放心吧。老爷子既然让我来你这里,也是希望我进步的,我会好好把握的,不过我就怕老爷子把我放到你这里,只是想让我镀镀金,到时候我待不了几个月就走了,什么事情可都还干不了。”

韩林生点了点头,周系在华国的部队中,一直是势力最大的一脉,虽然在军界风光无比,但遗憾的是却没有几个人从政,这次把小逸放到自己这里,老首长可能也是希望小逸以后进入政坛吧!。

“那你以后就住我这里吧!这样照顾起来也方便一些。等会儿让你张姨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别,千万别……”周逸连忙摇头拒绝。

“住到您这里,外面的花花世界少了我,可就失色不少了。我还是住在外面,就是在京的时候,我也一直是一个人住,早习惯了。以后一个月我回来看您和伯母两次,总行了吧!总不能老让我把女孩子往您这里带吧,那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再说了,我住在您这省部级大员的小楼里面,只怕要不了几天,整个西川的干部都认识我了。”

听了周逸前半截的话,韩林生有些傻眼。

不过在听到后面后,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就随便你了,明天一大早我还有个会,你也坐了一天的飞机了,下去休息去吧!”

“成,那我就走了,下面的事你看着办吧!”周逸随手拿起一幅古画,走出了门。

“这小子。”韩林生摇了摇头,没想到他还真不客气,偏偏顺走了那副不错的画!。

随便放到一个拍卖会那可是都可以卖出极高的价钱的。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